不想做科学家的天皇,不是好网球手

  • 时间:
  • 浏览:79

  当地时间2019年4月30日17时07分(北京时间16时07分),日本明仁天皇开始发表退位讲话。

  “今天,我完成了作为天皇的职责。”明仁天皇随后致谢那些接受并支持他作为国民象征的人们。

  “即位三十年以来,我能够以对国民深厚的信赖和敬爱去履行做为天皇的职责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作为(日本)全体国民的象征,大家能够接受我支持我,我表示由衷感谢。”天皇补充说,“我与皇后由衷地期望从明天开始的‘令和’时代将是一个和平并且收获颇多的时代,在此我期望我国与全世界人民安宁、幸福。”

  明仁天皇的退位仪式于当地时间17时(北京时间16时)开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首先发表了演讲,感谢明仁天皇对日本的贡献。随后,明仁天皇发表了简短的演讲。

  5月1日,明仁天皇的长子、皇太子德仁将举行继位仪式,成为日本新天皇,正式开启“令和”年代。

  其实除了日本天皇这一身份之外,明仁其实还是一名备受同僚们尊敬的生物学家。尤其是在专攻的虾虎鱼研究领域,明仁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学术权威。

  除了喜欢研究虾虎鱼,明仁还很喜欢打网球。也正是因为网球,他收获了自己的“真命天女”皇后美智子。

  

  明仁天皇与皇后美智子

  高产的生物学家

  退位后可以回归科研

  《通过多位点细胞核DNA和线粒体DNA分析法揭示的两种虾虎鱼Pterogobius elapoides和Pterogobius zonoleucus的物种分化》——这是2016年2月1日的顶级生物学期刊《基因》上刊登的一篇文章的标题。乍一看这不过是又一篇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学术文章罢了,但是这篇论文其实暗藏玄机:其作者落款处赫然出现了日本天皇明仁的名字。明仁天皇是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他的通讯地址是“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皇居”,读起来也颇有一番气势。

  在采访中,三位鱼类学家向笔者描述了明仁作为生物学家的另一面:他会在自己礼服的口袋里偷偷装几颗皇后的巧克力来分享给自己的科学家同僚们,他会亲自给同僚们倒茶,出访时他会专门前往同僚的实验室和他们促膝长谈进行学术交流。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天皇,在他的同僚们眼中,他只是明仁,那个热情放松,热爱虾虎鱼研究的明仁。

  

  从左至右分别是海伦·拉尔森博士、道格·豪兹博士以及理查德·温特波顿博士。三人都和明仁有长达数十年的学术往来。

  明仁是研究虾虎鱼的天皇

  也是虾虎鱼研究领域的天皇

  “他是虾虎鱼研究领域的天皇。”澳大利亚鱼类学家,专攻虾虎鱼领域的海伦·拉尔森博士肯定地说道。“如果可能的话,我们都希望他在退位之后可以回归科学研究,”在一旁的澳洲博物馆鱼类部前策展人道格·豪兹博士补充道,“虾虎鱼研究领域还有很多空白等着他去填补呢。”明仁在虾虎鱼研究领域的重要性以及他在同僚心目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说来说去,虾虎鱼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其实,虾虎鱼科是鱼类中最大的科之一,目前已知的品种就超过了2000种。它们的体型普遍短小,最大的种类体长也很少超过10厘米,小的种类甚至短于1厘米。正因为虾虎鱼普遍体型短小,它们并不会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但是它们却是诸如鳕鱼及比目鱼等重要经济鱼类所钟爱的饵食。同时,虾虎鱼中一些色彩艳丽的品种也是水族馆和观赏水箱中的常客。

  

  丑侏虾虎鱼的照片,这种虾虎鱼因为色彩斑斓,颇受大众的喜爱。相信大家在很多水族馆或是家庭水箱里都见过它们的身影。

  “虾虎鱼是一种对环境要求很高的生物,因此它们可以及时让我们了解到环境的恶化。”拉尔森说道。“对于澳大利亚的珊瑚礁来说,虾虎鱼的种群数量就是很重要的生态健康指示仪。”豪兹补充到,“虽然明仁主要只研究日本的虾虎鱼品种,但是他的研究方法以及成功都极大地启发了我们,帮助了全世界的虾虎鱼学家更好更深入地了解虾虎鱼。”

  在本身天皇的职责已经占据了明仁生活的大部分时间的前提下,他还能对学术圈内的事情了如指掌,是很不容易的。这本身就体现出了他作为一个科学家认真严谨的治学精神。尽管在明仁70岁之后,日本政府尽力减少了他的工作负担,但是明仁平均每年花在处理国事上的时间还是超过了260天。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平成30年),85岁高龄的明仁审阅并签字批准了约960件公文,参加了超过220场活动。

  更为难得的是,明仁实际上是一个很高产的科研工作者。从1963年至今,他已经在包括《科学》、《基因》以及《日本鱼类学杂志》等日本国内及欧美顶级科学期刊上发表了超过30篇论文。“考虑到他本身有其他许多的职责,他可以称得上是特别高产了。”温特波顿感慨道。在他看来,纵使公务缠身,明仁依旧对鱼类学,尤其是虾虎鱼研究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也是明仁最让人钦佩的地方。

  

  正在进行科学研究的明仁天皇,这张照片也在明仁登基30周年的纪念展览上向日本民众做了展出。

  在各种意义上,明仁都是一位先驱

  科学家们自然也知道,他们的这位同僚明仁,不光在虾虎鱼的研究上屡屡开拓创新,作为天皇的他也挑战了许多日本的古制。尤其是和他的父亲裕仁相比,明仁成功地让天皇回到了虚君元首的位置,也认真严肃地反思了日本的战争罪行。

  “他是一个真诚的人。”温特波顿博士总结道。他也知道明仁为了改变天皇的形象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拉尔森博士和豪兹博士都记得明仁在1973年以皇太子的身份访问澳大利亚时,专门参观了一个日本战俘营。位于新南威尔士州考拉的这个战俘营在1944年时曾爆发过大规模的越狱行动,造成4名澳大利亚守卫及231名日本战俘死亡。

  “他一直在做着新的尝试。”拉尔森博士说道,“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都是一位先驱。”

  今年春季号的《日本鱼类学杂志》 上将刊登明仁发表的最新一篇论文,研究的内容是京都御苑内的仙洞御所池塘内的两种虾虎鱼的野外杂交个体。仙洞御所是日本传统上退位天皇的居所。现在仙洞御所的建筑早已烧毁,只留下庭院和池塘,明仁在退位后应该也不会在仙洞御所中居住。但是,在他天皇生涯发表的最后一篇学术论文中,明仁专门选择研究退位天皇居所内的虾虎鱼个体,想必不会是一个巧合。说不定这是他学术生涯的告别演出,说不定,这是明仁在暗示自己退位后将重新回到学术研究中的决心。

  不过,不论未来怎样,明仁在过去56年的科研生涯以及31年的天皇生涯中都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他的确是一名勇敢的开拓者。

  除了学霸,还是网球爱好者

  业余时间,明仁天皇还喜欢打打网球,日本宫内省喜欢吹嘘天皇网球技艺如何如何高超。他不仅在网球场上收获了“真命天女”妻子美智子,还在两次与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交手中取得胜利。

  1957年,在一场网球比赛中,美智子与皇太子明仁相遇。当时明仁的随从人员特意拉住即将进场的美智子,告诉她皇太子从未输过。可年轻倔强的美智子听了后,丝毫没有手软地把明仁打败。明仁输了,输的一败涂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位平民小姐姐。

  

  当地时间2018年8月25日,日本长野县,日本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重返61年前他们第一次相遇的网球场。

  2019年4月30日,明仁卸下了天皇的重担。接下来的日子里,让我们一起祝福他一切顺利吧。